到底是肺腑之言,還是風涼話?—初和心理諮商所

 

「那個男人,我這樣對他,他怎麼可以那樣對我?」

有人勸解:「一個人自由自在,別想太多!」

有人一語道破:「看你們之前的互動,我就知道這男人不是什麼好東西!」

有人開導:「好險現在就遇到了,不是結了婚、懷了孕才發現!」

聽著姊妹淘的回應,妳完全傻眼,決定緊緊抿住嘴唇,什麼也不再說了。

 

因為旁觀者清,看的更深更透徹,有更彈性的想法,也有更多解決困境的方法。然而,對掉入黑洞的他來說,知道但就是做不到讓人更感到無力無助,你的正確突顯了他既蠢又笨而且不值得被愛,你說的輕鬆,他卻無法自拔而加深自艾自憐,聽在耳裡,這些旁觀者清卻是事不關己的風涼話。

 

還記得在我失明的初期,最常聽到也最討厭聽到的話是:「上帝為你關了一道門,必定為你開一扇窗」

現在的我,當然完全認同這句話是絕對真實的,但當時的我只在心裡罵:「哼!給你關門好了,看你還說不說的出這種話!」

 

請諒解那些曾因旁觀者清,卻傷害當時脆弱玻璃心的人們,他們只不過很急很快的想伸出援手,但是,好意要有智慧來成就,想安慰他,別企圖站在洞口用一兩句話就可拖他出洞,請先陪他一起掉到洞裡,讓他感受你在身旁的溫暖,耐住性子,先忍住你的旁觀者清吧!

 

 


photo:Pixabay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