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理不是要求,而是邀請



  妳告訴我,妳的爸爸是一位非常嚴格自律的紳士,連現在五十歲的妳聽見他的呼喚仍會打個寒噤,怕自己又被抓到做錯了什麼。

  下班回家,老爸爸生氣的跟妳說著公園裡的人多沒禮貌,嫌他胖,居然還伸手捏了一把他臉頰上的肉,但坐在輪椅上的他卻連揮手擋掉的力氣也沒有。

  妳覺得煩,心想這點小事跟妳在公司受的氣怎麼能比,妳還想趁機教訓他一頓,督促他以後要勤加復健。

  但是,妳看到爸爸撇過臉去時眼裡閃動的淚光,無力垂在腿上的手隱隱發抖,想到年輕時絕對要衣冠體面才願出門的他,妳把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,嘆口氣,握著他的手說:「我知道你心裡很不好受」。

  隔天,急著上班卻發現忘了帶鑰匙,妳匆匆的返家,盡可能無聲的從桌上把鑰匙拾起,卻看到爸爸坐在輪椅上看著這一切。

  妳縮起身子,靜待著每次重覆上演,說妳粗心大意的教訓斥責聲,卻聽到爸爸平靜的說:「別慌,以後小心一點就好。」

  妳不解的問我:「這是怎麼了?我爸怎麼變了!」

  在我看來,妳用了一個神奇的魔法,就是「同理」。

  是妳的同理邀請了爸爸,使他也變得能同理妳了!妳先站在他的立場體會他的生氣,他也開始站在妳的角度理解妳的慌張。

  人性就是這樣,你上道他就比較會上道,你給他面子,他就比較能給妳尊重。當你先到他的世界去感受,他也比較願意伸腳走進你的世界裡。

  下次,當想說:「那個人怎麼那麼沒同理心,他應該…」,請記得,同理不是要求,而是一種邀請。希望他更有同理心,就請先發出同理他的邀請吧!

 


photo:pixabay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