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被需要之前,先肯定自己—初和心理諮商所

 

「被需要」的感覺,是最迷人但也是最容易讓人失去自我的感覺。

 

有些人說,女人因為會成為母親,因此生來就是特別會照顧人,特別有愛,特別有同理心,因此也特別細膩、特別溫柔,特別能讓身旁的人感覺到溫暖。這樣的說法,對女生來說,像是一種肯定,但又像是一種責任和包袱。難道女人(有些男人也是)因為有這些特質,就必須在人際、親子的互動上付出更多關愛、更多心力?難道女人就必須毫無疑問地接受這些期待?

 

很多家庭中的照顧者,不但接受了,甚至是內化了這種社會期待。

 

他們甚至開始習慣而且享受這種「被需要」的感覺,當另一半需要他、當孩子需要他、當父母需要他、甚至同事需要他或者是岳父母、公婆需要他,他都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滿足對方,不可抑制地害怕自己讓對方失望,把他人的需求擺在自己的需求前面,把別人的不開心當作是自己「做不好」的結果。

 

那麼這時候的我們,已經掉進了「被需要」的大洞裡。

 

在這個洞裡,當我們付出,可以換來對方的開心、滿足和愛意,使我們立刻得到正向反饋,好像我們做了一件超棒的事情,從對方的反應當中,我們心裡感受到滿滿的成就感,因此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,自我價值感提昇,會出現一種「你開心,我就好開心」的連結。

 

這個連結其實沒錯,只是會讓我們有點上癮。

 

一但嚐過了這個癮頭,就很難回去,回到那種「我想為你做點什麼,但我有我的考量」、「我不必為了讓你開心,而去滿足每件事情」、「你不開心的時候,也不全然是我的問題」、「你也應當學學如何照顧自己,為自己負責,因為我不能永遠都在幫你」的那個時候。

 

在那個時候,「我自己」很大,在考慮對方之前,我會想到「我自己」。但是當我們一但對「你開心,我就好開心」上癮後,有發現嗎?「你的」開心在「我的」開心前面,也就是說,我會先關注到「你的」開心,才會關注到我自己的。換言之,我會先自動化去思考如何讓「你」開心,因為我腦中已經植入一種假設,就是讓你開心,是讓我自己開心的最安全辦法。

 

「被需要」的洞很大,因為無論對方是誰:你的伴侶、父母、孩子、同事、主管或家人,他們總是人,總會有不開心的時候,總會有一些要求和期待,是你辦不到的時候,總會有一些想法和觀念,跟你不合的時候,然後,你會出現一些內心的天人交戰,一點左右為難,然後,如果你很想要持續被需要,如果你的大腦已經自動告訴你,那是你必須要調整接受的,那你就又掉進更深的洞裡了。我渴望做到更多,因為他現在期待的更多,表示他是那麼地需要我,而我是特別的,因為我可以被這樣期待著,是我前面付出建立起來的成果。

 

可怕的是,在那個洞裡,只有別人的需要,沒有你自己的。

 

就算有,也被你習慣性地忽略了。直到,你發現,你自己因為這個癮,失去了自由,沒有自我控制的能力,當無法解癮的時候,就開始慌張、不安、焦慮,你才發現,你其實對自己照顧不週、不太認識了。

 

現在的年代,已經不比四五十年前,以前的照顧者癮頭更重,現在個人主義高漲,女權也廣被接受,因此這種拼命付出而不顧自己辛苦的照顧者,已經漸少,不過,我們在乎世俗眼光、他人評價的這種習性,卻依然沒變,一天都不曾放假過。

 

只是「被需要」換成了「被肯定」,因此我們從需要「被需要」,變成了需要「被肯定」,從「在被需要中得到自我價值」,變成了「在被肯定中得到自我價值。不變的是,都有一個「被」字,我們還是把自己的價值和快樂,交到了別人的手上。

 

你可以肯定我嗎?那樣我會很開心。聽起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

女人,在被需要之前,先好好認識自己的需要。在被肯定之前,先好好肯定自己。

 

 


photo from Evening Hsu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