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都同理了別人,有誰來同理我?—初和心理諮商所

 

  你告訴我,面對酗酒又陰晴不定的媽媽,你看到她無能為力的孤單,無法渲洩的憤怒,即使每次相遇都傷透了心,你堅持同理,推開預計行程回家相伴;體會爸爸忍耐這個婚姻那麼久,現在找到合適的對象遠走高飛,即使有被拋棄的感覺,就算好想與他說說話,你仍然同理,忍住了不去打擾。

 

  你大聲咆哮:「不是都說要有同理心嗎?我都同理了別人,可是有誰來同理我呢?」

 

  這的確是個悲傷的故事,但我想你誤會了,這完全不是「同理」,而卻是「同情」和「同意」。你「同情」了媽媽的處境,所以雖不甘願卻又理所當然的承受;然而,換來的是變得更好,還是兩個都更受苦的靈魂?你「同意」了爸爸看似拋家棄子的選擇,所以決定委屈求全的被對待;但是,你又如何對待失落的自己,委屈真的能求全嗎?

 

  你不必同情,因為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關卡和韌性;你不需要同意,因為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;但是,我們的社會的確迫切需要把彼此都好好當一回事,真正的同理。

 

  同理永遠奠基在對自己的愛之上,相信我值得被好好對待,即使別人不如此,我也會愛惜自己;當能給出同理,是最強大的,因為已然能面對脆弱受傷的自己,卻仍能柔軟而謙卑的看待其他生命,盡力做出尊重你,也尊重我的決定。

 

  當覺得自己都同理了別人,卻沒人同理我的時候,請想想是什麼如此不平衡–我有先同理自己嗎?我是否同情那些所以犧生過多?我是否同意了別人而委屈求全?人生的難題太多,而且從來沒有標準答案,但能跳脫的永遠只有我們,先從同理內心、尊重自己開始吧!

 

 


Photo by Leon Biss on Unsplash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