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顧自己的失落

王爸爸兒時曾有的醫師夢想,在家庭破產後也跟著被埋葬,看著大兒子從小就聰明伶俐,課業表現也都可以名列前茅,王爸爸努力地想栽培兒子前進醫學院。聽話的兒子自小就讀懂了父親的期待,但又壓抑不住自己對哲學、社會科學領域的渴望,卡在到底要選擇自己最愛的哲學系,還是就讀著父親認可的醫學相關科系。

 

陳媽媽幼時成績優異,體育又好,是一個能文能武的才女,但看著青春期的獨生女之課業表現,常常一把無名火整個冒上來:獨生女愛玩的習氣,加上打從國中起就對愛情充滿許多憧憬與期待,常背著陳媽媽偷偷認識了很多朋友、網友,談了許多場戀愛。偶爾被陳媽媽抓到,在陳媽媽憤怒、責罵、禁足、換掉手機後,好像依舊防堵不了什麼,女兒就是有辦法再繼續認識其他異性朋友,談了一場又一場的戀愛。

 

林媽媽身為職業婦女,蠟燭兩頭燒的經營家庭與工作,又得面對婆婆時不時的挑剔,所以每當看到隔壁的李媽媽專心地在家擔任家庭主婦,生活看似好輕省與單純,似乎都沒有林媽媽的困擾,讓林媽媽好生羨慕,因此看到正值適婚年齡的女兒遲未交男友,卻專注投身在發展事業中,林媽媽感到很擔憂,常常告訴女兒找一個可以依靠的人嫁了才是一個女人最幸福的事情。

 

這些父母的初衷都是希望為自己的子女打造一條幸福的人生道路,然而如果這裏面交織了很多個人未消化過的失落與遺憾,那麼所產生出來的建議與指引就會變得很簡化。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經驗故事,也都有自己的特性與夢想,倘若這些經驗沒有被好好思考與探索,尤其是負向經驗,例如失落經驗、挫折經驗,那麼當我們站上父母的角色設定時,往往會將之投射到子女身上,希望子女如同自己延伸出來的四肢,代其完成未竟的遺憾或夢想,或是因為恐懼而直接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處理差異:用控制來代替尊重與理解。

其實父母多走了孩子一些路,會多知道可能潛在的風險與危機,然而如果是未經整理過的恐懼、知見,則可能會限縮了我們對自己與世界的理解,尤其在現在世界變化如此之快的場域中。

如何照顧自己的夢想,而不將它投射到下一代身上、或是其他重要他人身上,一直是關係裡很重要的課題。愛情是如此、親情也是。這就好像在愛情裡,即使交了男神女神級的男、女朋友,如果內在對自己的愛與接納是破損的,即便男神女神的伴侶也無法讓我們有安全感的。

照顧自已的失落方式有很多種:透過向人敘說,讓情緒有個出口;透過書寫,整理自己的想法;或是透過閱讀,跟書中人的對話去開啟自己的思考。甚至透過對專業人士的敘說,一起哀悼、整理曾有的風光與失去,讓那些曾有的發生再度變成有機的肥料,變成我們現在的養分,好好的活在自己夠好的狀態裡。那麼我們給出去的愛,將會少了很多控制,多了許多祝福與思考空間。

或許下次在親子對話之前,可以深吸一口氣,試著對自己說:我尊重我自己(曾有的失落、現在的限制與狀),我也尊重孩子。或許會讓對話更有創意喔!

 


photo:Pexels

照顧自己的失落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