產後憂鬱,說的是一個女人真實的人生驟變—初和心理諮商所

近日竹內結子過世的消息,對比她燦爛甜美的笑容,讓人揪心,產後憂鬱這件事也再度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。

 

實際上,產後憂鬱的現象遠比想像要來得更普遍和廣泛,我們在說的不僅僅是憂鬱症的診斷,而是一個女人成為母親的歷程,身心劇烈的變化、社會對母親角色的期待、看到迫切需要自己的孩子卻力不從心的無助,無論是不是第一次成為母親,從懷孕到產後都持續經歷著一連串彷彿看不到盡頭的衝擊與失控。更別提許多模範角色的存在了,好像曾經的受苦和壓抑需要傳承似的,總有人會告訴妳要如何作為一個好母親。於是,不夠好的自責與內疚慢慢淹沒了妳。

 

成為一個母親的挑戰不只如此,許多在我們早年生命歷程和母親關係的千絲萬縷,也可能在此時一觸即發。這些未竟之事在面對角色轉換之際,擾動了我們內在對原生家庭的衝突與失落,即使成為一個新生命所依靠的母親,我們在孩子身上可能也投射了一部份自己早年的需要與渴望。

 

經歷這些感覺的過程往往是很孤單的。此時或許妳最需要的不是育兒寶典,只是很少人發現,妳也需要有人理解和安撫,需要在心裡給自己更多容許和釋懷的空間,看到自己其實只是一個倉促上任、驚慌失措的新手媽媽,允許自己不需要每件事都這麼全力以赴、無微不至,而後試著感受自己在一連串身心變化後帶來的失落與無能為力。

 

只有當母親可以看見自己的需要、承認自己的有限,我們才能給自己一些喘息的片刻,讓身邊的人暫時替補母親的位置,為我們爭取更多時間和空間修復力量。

 

這也是父親加入母嬰關係的位置,父親的角色,很多時候是成為母親與孩子背後環抱和支撐的雙手,當母親需要和孩子暫時分離時,父親便成為了孩子此時的「母親」。當然,父親也並非只有父親,可以是祖父母,兄弟,姐妹,得以成為妳後援的人。

 

最重要的,是讓自己在這些快要被淹沒的感受裡存活下來。一個活著的母親,才得以繼續感受生命的脈動,繼續保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,有豐足有缺憾,有幸福有煩躁,雖不完美,但這樣的母親,才足以更完整。

 


photo : Pexels


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