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為到底在說什麼話?

  盤盤美味上桌,朋友倒出一大堆苦水:「我那個哥哥哦!爸爸一送進醫院,他就又要氣切又要急救的,好在爸爸已經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,那不然不知道還要受多少罪?他還一直怪我們這些家人都沒有好好照顧爸爸,如果是他來照顧,一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!爸爸過世以後,哥哥哭的比誰都傷心,堅持一定要為爸爸辦最隆重的喪禮,用最六星級的儀式,爸爸早已買好的靈骨塔他嫌不夠氣派,硬要為爸爸重新買一個超豪華的,又一定要選時辰、遵守一大堆規矩的…。」

  「可能是你哥哥很孝順吧!」

  「哪有?哥哥平常都說工作忙,根本不太回家看爸爸,也不關心,他們的感情又不好,平常都沒什麼聲音的,怎麼現在意見這麼多?」

  「沒照顧過的,沒權力說話!你就這樣回他。」一位朋友咬牙切齒地說。

  「唉!怎麼每一家都會發生這種事,我姊姊在國外還一直遙控我做東做西的,平常也沒見她來個電話,莫名其妙。」另一位朋友深有同感。

  「他是想得到孝子的美名吧?人在做,天在看啦!不要理他!」另一位朋友也加入戰局。

  其實,哥哥不是真的想挽留爸爸的生命,而是想延遲心中罪惡感的發生;他不是為了爸爸而哭,而是為了自己的歉疚而哭;他不是真的想為爸爸辦最高級的告別式、買最貴的靈骨塔位,而是為了填補心中的心虛;他不是為了儀式和時辰而有所堅持,只是想補償自己未能盡孝的遺憾。

  哥哥不能承受的,不是失去,而是心中排山倒海的罪惡,那種無法說出口的抱歉,那種無法挽回的過錯,都只能透過不斷地指手畫腳來彌補。

  人們常對視障朋友說:「你眼睛不好,那麼聽力一定特別好吧!」雖然答案並非一定,但生理上的補償作用是那麼容易能被理解;想當然,心理上也有著明顯的補償作用,最著名的就是心理學大師阿德勒的「自卑與超越」,因為想要彌補人人皆有的自卑感,我們不停的超越自己,以創造想要的生活。

  然而,如果把「看到自卑,所以超越」反過來看,
  當我們愈用力的強烈表述,其實內心愈空虛;
  當我們愈拍胸脯以示誠信,其實愈害怕自己終將失信;
  當我們愈極力證明自己很棒,其實卻連自己都懷疑不相信。

  觀察別人,理解自己,看看行為背後到底在說些什麼話?



shares